做副业、养赛博女友,大模型被年轻人玩疯了

原文来源:字母榜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当与AI谈恋爱都不再稀奇,年轻人用AI,玩得“越来越花”。

在2023年这一大模型元年,百模大战之下,年轻人已经熟练应用AI做自己的“翻译、法律顾问,甚至是AI医生”,“持续发烧,尝试AI问诊后,根据诊断买了退烧药,很快就退烧了。”97年的立青表示,AI不仅仅是他工作的辅助工具,还渐渐兼任了更多的角色。

“玩AI”的门槛也越来越低。“下载一款妙鸭APP,9.9元就能生成海马体同款的证件照,AI帮我立省400元。”00后的大白表示,越来越多的小众AI APP让他不需自己登录ChatGPT网站,就能通过APP“打开新世界”,“用AI换脸、AI配音,陈奕迅能唱英文流行歌,马斯克能来一曲《孤勇者》。”

在2023年腾讯CoTech大会上,百川智能创始人王小川也指出,“AI大模型的机会是属于年轻人的。”并指出在情感服务和健康等领域,AI大模型正爆发出不可忽视的能量。复旦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MOSS系统负责人邱锡鹏则指出,尽管AI大模型热潮正起,但是AI算力紧缺,国内的AI大模型仍有不足。

飞奔一年,大模型机遇与挑战并存。而泡沫褪去之后,行业正在回归理性。

会“整活”的年轻人,已经不满足只让AI为自己打工了。

“以前1000多页的纯英文资料得啃一个月,现在用ChatGPT,不仅几秒钟就能出翻译版,还能为你生成内容摘要,不到半个月已经成了公司里的卷王。”97年的立青表示,自从“解锁”了ChatGPT,从以前每周总要加几天班,到现在到点下班,“ChatGPT是我的互联网mentor。”

除了用AI为自己翻译文献、整理资料,甚至是写一篇发言稿外,最近立青还尝试了AI问诊,“发烧了1天多都没好,但是医院急诊排不上,和AI医生描述了症状后,确定了是病毒性感冒”,尽管面对AI医生的诊断,立青颇为犹豫,但把诊断结果和搜索到的发热症状对应反复验证后,立青买了对症的退烧药,最终“很快就退烧了”。

“不要问AI能干什么,你应该问,AI现在不能干什么。”

00后的阿奇则雇佣AI在小红书为自己做“副业”,“AI一键生成文案,上传的商品图用Midjourney分分钟生成杂志风大片,不仅省了设计费和运营的时间,完全是0成本创业,而且效果也不错,”而除了用AI开店之外,阿奇还利用信息差为其他小红书店铺做起了代运营,“一个号每月用AI批量生成,兼职工资也有小3000元,做3个号就能月入过万了。”

除了让AI为自己“打工”之外,阿奇发现AI已经可以胜任“律师和会计”的角色,开了个人工作室后,刚刚毕业的他已经需要处理许多对公账单,“怎么交税、怎么合理避税都让人头疼”,而这时,“AI问答就可以解答90%的问题。”

“AI太好玩了。”

和阿奇一样,02年的大白兴奋表示,最近他迷上了“AI换声”,“只要输入一段原声,就能让这个声音匹配到任何歌曲上,有了AI,我可以让陈奕迅唱Justin Bieber的歌,还能让周杰伦唱粤语老歌给我听,简直太有趣了。”

AI配声也延展出了更多的“鬼畜整活视频”,在B站等视频网站上,“特朗普和马斯克大玩热梗、伏地魔能用林黛玉的声线唱《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甚至,你可以让本山大叔和范伟在《小时代》里谈恋爱,想象无穷,创作根本不受限,网上冲浪的乐趣又增加了。”大白补充道。

在把AI“玩疯了”之后,“母胎solo”的大白开始尝试将AI培养为“赛博女友”。

“心情不好的时候,和ChatGPT聊天,会收到最耐心的回应,而对于所有无聊时的奇思妙想,它也会事事有回应,而且随着我们沟通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我的喜好、性格越来越被了解,它的回应也更加精准,”大白道,“尽管我知道赛博世界永远都无法成为现实,也不能替代现实中的人际关系,但是我却感觉真真实实地网恋了。”

大模型狂奔一年后,AI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重塑产业,掀起变革新浪潮。

“2023年是大模型元年。”在腾讯2023年的CoTech大会上,王小川不无感慨。

继ChatGPT横空出世后,国内包括百度、阿里、腾讯、华为等科技大厂,以及科大讯飞,商汤科技等AI企业先后宣布进军大模型领域,并纷纷推出自己的AI大模型。

此外,不少明星创业者也迅速入场,包括但不限于原搜狗创始人王小川,原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前京东AI掌门人周柏文、出门问问创始人李志飞等等。

一众科技公司和创业者都开始寄希望于借助大模型重塑千行百业。邱锡鹏表示,在他与不少公司的接触过程中,他发现许多公司的底层都已经开始应用大模型,对于公司而言,围绕着某个开源或不开源的AI大模型,如果提供很好的个性化、定制化能力,由于参与者众多,确实可以降低研发成本,包括标注数据等等,“现阶段AI大模型的广泛性非常好,可能比我们想象的应用速度还要更快”。

而在应用端,人工智能开始呈现出越来越个性化的形态。从情感陪伴到“AI医生”,AI显现出了更多的可能性。

“(做AI创业)最先挣到钱的应用就是虚拟恋人了。”某AI投资人直言,由大模型驱动的AI聊天机器人,通过即时的交流让AI女友/男友成了首批高日活的应用。而“叫好又叫座”的虚拟恋人,如今在国内外已出现包含小冰虚拟恋人(X-eva、小冰岛、小冰虚拟男/女友等)、彩云小梦、AI乌托邦、白小喵、EmoGPT等多款AI产品。

在豆瓣小组“人机之恋”里,有近一万成员聚集分享与AI“谈恋爱”“交朋友”的经历。而在2023年,美国网红卡琳·玛乔丽推出的“CarynAI”,上线一周多已赚取7万多美元。在情感陪伴赛道,AI的吸金能力,可见一斑。

在医疗健康领域,根据 Global Market Insights数据,2022 年全球医疗AI市场规模超过50亿美元,并预计将以超过29%的年均复合增速增长至2032年的700亿美元,而根据IQVIA数据,未来10年,预计中国医疗AI 市场空间将以超 30%的复合增速增长,AI医学影像(CT、X光、病理、超声等)和AI制药将成为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

在国外,ChatGPT和谷歌联合打造了医疗领域大模型“Med-PaLM”。在国内,互联网医院平台医联也上线了AI医生——MedGPT。据官方透露,医联MedGPT目前已经拥有近3000种疾病的首诊能力,覆盖80%以上的成年人疾病和90%以上的0-12岁儿科疾病,已经初步具备了全科医生的潜质。

在ChatGPT推出一年来,从宏观的商业大模型到具体的产品应用落地上,AI呈现出了更多的可能性。

但不容忽视的是,在AI大模型突飞猛进之际,缠绕其上的外界焦虑感仍然挥之不去。

“模型来了之后,全国人民或者全球人民心里都很慌,个人怕失业,企业怕自己掉队。这种情况下,但凡有一些技术力量的公司,通常就愿意训练一个模型出来。”王小川直言,如今AI大模型创业的最大矛盾,就在于企业往往只看到了AI大模型下的机会,在焦虑下“all in”行业模型,并且不断投资训练“自己的模型”,但是AI大模型不能止于花钱训练,而要思考“如何用模型对外赚钱”。

盈利显然是摆在一众科技厂商面前的一大难题。

据外媒报道,尽管微软推出的AI编程工具GitHub Copilot用户量已高达150万,并且会员月均费用为10美元,但平均每个月,微软需在每个用户身上补贴20美元,甚至最高达80美元,总月均亏损高达3000万美元。而据SemiAnalysis首席分析师Dylan Patel统计,OpenAI只是维持ChatGPT的日常运行,预估每日投入成本便高达70万美元。

百模大战、千模大战之后,仍在起步期的国内企业,尽管已经涌现出妙鸭APP等出圈的AI应用,但其商业化路径仍然未能实现闭环。

另一面,某AI投资人告诉字母榜,相比不少开发大模型的公司们还在拼命挖掘大模型本身的落地价值,“卖水人”早已赚得盆满钵满。大模型的火热使得AI算力告急,英伟达A、H显卡涨幅200%已是常态,“近期英伟达消费级4090游戏显卡都涨了5倍,算力需求大涨,供不应求,价格上涨也不意外。”

此外,邱锡鹏指出,目前AI大模型仍有不足,要更好地满足应用端需求,“还要做更高效果的架构,包括推理加速,训练加速”。同时,AI大模型的对齐,即其安全可信,包括诚实性,如何让大模型更好地符合人类的价值观,也需要进行更多的关注。

更多AI应用的兴起,也将给AI大模型带来更多新的机遇和挑战。这些都需要从AI技术的不断进步中探寻解决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