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 Altman突遭起底「生活奢靡」!戴340万名表,开上亿豪车,买价值6亿豪宅

最近,关于Altman的风波不断。有人挖出他戴着价值48万美元的奢侈品手表,开着价值上亿的豪车,而更让人瞠目结舌的,就是他奢华无比的硅谷大佬朋友圈了。

原文来源:新智元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Altman被挖坟了!

最近有人注意到,在2018年的一次Wired活动中,Altman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

继续扒皮后有人发现,当时他戴着一款看起来非常奢华的金表。

根据奢侈品手表网站的数据以及多方信息证实,这款腕表为高珀富斯(Greubel Forsey)在2008年出售的一款限量版手表,全球只生产了33块。

在2008年,这款手表的售价为52万瑞士法郎,按照当时的汇率,大约是48万美元。

奢侈手表网站KeepTheTime表示,这种手表很难在市面上看到,即使按照零售价购买,也很难买到,属于收藏家级别的手表。

这当然不止是Altman唯一的一款奢侈品表。

他还拥有一块百达翡丽万年历1526(Patek Philippe Perpetual Calendar 1526),其中一枚曾于2017年在佳士得以106,250美元的高价售出。

而在今年的国会听证会上,他论证对AI监管的必要性时,也是佩戴着这款手表。

随后,坊间传出更多爆料,除了佩戴48万美元手表之外,他还开着1500万美元的豪车,有多处房产。

就在这个月,人们发现他开着一辆红色迈凯轮F1上路。而这款汽车在2015年的拍卖会上,以高达15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

据报道,Altman还拥有一辆Lexus LFA赛车,其中一辆最近在拍卖会上以11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除此之外,在短短18月时间里,Altman已经积累了惊人的8500万美元的房产帝国。

从价值4300万美元的夏威夷历史遗产,到旧金山和纳帕(Napa)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宅,Altman的投资组合既多样又豪华。

Business Insider此前报道称,据美国国税局的文件显示,作为OpenAI的首席执行官,他的年薪只有58,333美元,而且他在公司的股权非常少。

不过,他在9年内投资了400多家公司,设计商业飞行、大脑植入等不同领域。

Altman的夏威夷庄园紧挨着卡美哈梅哈一世(King Kamehameha I)的皇家神庙

随着Altman财富的日渐增长,他也逐渐远离「非超级富豪」的日常生活。今年3月,他的母亲告诉WSJ,Altman已经有四五年没去过杂货店了。2021年,他还聘请自己的表弟管理家族财务。

正在大家议论纷纷之际,Altman本尊居然上线回应了——

「我认为我喜欢这些人类制造的美好东西,是对AI安全有帮助的。」

「但如果你们是想趁机黑我,我只能说很抱歉,我的品味这么好。」

对此,网友表示:显然,财富对数(logwealth)是存在的——想要让金钱带来的幸福感翻一倍,就需要将你的财富增加十倍。

从100万美元涨到1000万美元能彻底改变一个人的生活,而从1000万美元增加到2000万美元,其实只会让人感到稍微满意一些。

每逢低谷,都有硅谷大佬救场

整整三次,Altman都在自己所领导的公司中失去高层领导的信心,但是每次事件过后,他都能反弹到更高的高度。

为何每次危机,Altman都能逢凶化吉?

最近,WSJ采访了数十位高管、工程师、前任及现任员工、投资者后,发表一篇长文,揭秘了Altman躲避子弹的秘诀——那就是赢得硅谷大佬的帮助。

在Sam Altman被OpenAI董事会解雇的几分钟后,他给自己的亿万富翁朋友、Airbnb CEO Brian Chesky发了短信——「太残酷了」。

随后,当天晚些时候,Chesky告诉OpenAI最大合作伙伴微软的CEO纳德拉,「Sam得到了整个硅谷的支持。」

这种说法并不夸张。

只用了一个周末,Altman就成功召集了硅谷一些最有影响力的CEO和投资者,包括OpenAI的第一位风险投资人、Sun Microsystems的联合创始人Vinod Khosla,谷歌和Facebook的早期投资者Ron Conway,以及微软CEO纳德拉。

几天后,Altman顺利回到OpenAI,再次担任CEO。

被解雇、随后又迅速逆转自己的命运,这个故事在Altman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不断重复着。

从2005年他从斯坦福辍学起,他的故事一直遵循着这个模式,让他获得了「硅谷梦想家」的美誉。

过去的二十年中,他三次失去高层领导人的信任,又三次反转,在自己不断扩大的大佬朋友圈的帮助下,继续蜕变为更强大的角色。

2014年,Sam Altman,时任Y Combinator总裁的Altman在纽约发表演讲

在退出Y Combinator的前两个月,Altman在自己的博客中这样写道:「一个大秘密是,你可以在令人惊讶的短时间内,让整个世界屈服于你的意志。」

第一次:被员工轰下台,但董事会选择保他

19岁的Altman从斯坦福辍学后,最先创办了Loopt。

在自己的第一家创业公司Loopt,Altman就曾因「欺骗性和混乱的行为」引发了一群高级员工的不满。

有人抱怨Altman从事副业,有一次直接将工程师们调到一个「同性交友App」的工作上来,高管认为这损害了公司进展。

他们两次敦促董事会成员解雇他的CEO职位,负责集体辞职。

Loopt的首席运营官、Jimini Health的联合创始人Mark Jacobstein表示,「如果他认定某件事可以实现,在他眼里这件事就成真了。这对于想要做超级雄心勃勃事情的企业家来说,是一个非凡的特征。这可能会导致一个人过度延伸自己,从而使别人感到不舒服」。

此外,Altman在Loopt建立的最重要的关系之一是与红杉的关系,红杉的合伙人Greg McAdoo曾在Loopt的董事会任职,并对Y Combinator进行了投资。

在Loopt工作期间,Altman还成为了红衫的天使投资人,并帮助红衫对支付公司Stripe做出了首笔投资,Stripe现在是美国最有价值的创业公司之一。

在风投公司红杉资本投资者的力保下,董事会保留了Altman的职位,直到2012年,Loopt被出售。

第二次:倾向OpenAI引众怒,靠自己化险为夷

两年后,Altman出人意料地成为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负责人。

Y Combinator帮忙创建了Airbnb和Dropbox,联合创始人为Paul Graham。

Graham对于Altman大加赞赏,将他和乔布斯相提并论,称他们是少数几个意志力如此强大的人,以至于他们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份孵化器总裁的工作,让Altman成为了硅谷的权力中心。

正是在这里,他帮助Chesky创造了Airbnb惊人的崛起,并且发掘了众多有前途的初创公司,帮科技大亨们赚了一大笔钱。

Paul Graham在2014年力荐Altman去领导Y Combinator,这一决定让硅谷业界人士为之震惊。彼时的Altman还从未成功经营过一家初创公司。

尽管如此,阿尔特曼还是设定了一个很高的目标——将家族企业扩展为一个商业帝国。

他一天内牵线搭桥多达20次,帮助Y Combinator轨道上的人们建立联系。他曾帮助Greg Brockman,Stripe前首席技术官,成功将其股份高价出售给包括Y Combinator在内的买家。

在他的带领下,Altman将Y Combinator打造成了一个投资巨头。

在担任总裁期间,他还经营着自己的创业投资公司Hydrazine,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

他在禁止Y Combinator的其他合伙人运营自己的投资基金后,引发了紧张局势,包括现任首席执行官Garry Tan和Reddit联合创始人Alexis Ohanian。

Altman还通过他创建的一个名为YC Research的非营利组织扩展了Y Combinator,该非营利组织是Altman自己的项目的孵化器,包括OpenAI。

自2015年成立以来,YC Research在没有公司长期合伙人参与的情况下运营,这加剧了董事会对Altman偏离公司核心业务运营的担忧。

此时,Altman认为OpenAI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将在AI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包括通用人工智能。

也就是2015年,Altman邀请在职谷歌的科学家Ilya Sutskever加入OpenAI,随后吸引了世界上优秀研究人员的加入。

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初,Altman几乎不再出现在Y Combinator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总部,而是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OpenAI——当时仅是一家小型研究非营利组织。

对此,Altman的行为激怒了Y Combinator的长期合作伙伴,并对其领导失去信心,集体邀请辞职。

2019年3月,Altman本人便辞去了总裁职务。

不过这次化险为夷的手段是,Altman自己提议他从总裁转任董事长,先发制人在公司网站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宣布了这一决定。

但是公司的合伙人从未同意过这一变动,后来这篇宣布也被从博文中删除。

第三次:宫斗大戏险出局,获95%民意支持

就在感恩节那段时间,我们见证了Altman的第三次「被放逐」。

早在10月初,OpenAI的首席科学家就一直在和董事会成员接触,建议董事会解雇Altman,并且列举了20来个Altman误导OpenAI高管的例子。

经过数周的闭门会谈后,Altman在感恩节前集体出人意料地被赶下台。

不出意料地,Altman又一次东山再起了。

被解雇后,OpenAI的大部分员工高调签署了联名信,威胁董事会自己也会辞职。

作为一名天才的交易撮合者、星探、推销员,Altman的天赋让OpenAI成为估值860亿美元的企业。显然,他成功地激发了员工们对自己的忠诚度。

目前,「宫斗」大戏暂时落下帷幕。

未来几个月内,OpenAI的管理层将受到审查。两名新董事会成员已经委托律师事务所对最近公司动荡的原因进行外部调查,包括Altman作为CEO的表现,以及董事会解雇他的原因。

OpenAI的发言人表示,「高级领导团队一致要求Sam重返CEO一职,并要求董事会辞职,超过95%的员工签署了联名信对此表示支持。得到如此多的民意支持,证明Altman是一位卓有成效的CEO」。

具体来说,在OpenAI,Altman负责招募人才、推动重要的研究突破,并从微软筹集到了130亿美元的资金。

首席科学家Sutskever负责主导大语言模型的发展,为随后风靡全球的AI聊天机器人——ChatGPT,打下了技术基础。

随着公司的扩张,针对 Altman 的管理方式的不满开始显露。

据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今年秋初,身为董事会成员的Sutskever对Altman晋升Jakub Pachocki为研究总监一事表示了不满。

据知情人士透露,Sutskever将此事告知了董事会的同事,认为这件事体现了Altman一贯的做法——他倾向于让员工之间争斗,或者对两位高管同时做出资源和职责上的承诺,从而引发冲突。

代表Sutskever的律师Alex Weingarten在声明中表示:「Ilya已经对自己作为董事会成员的行为承担了责任,并且清楚地表明,他认为Sam是带领 OpenAI 前进的正确人选。」他还指出,有关Sutskever行为的一些描述是不准确的,但并未具体说明哪些描述有误。

Altman表示,自己是以一种「动态」的方式来管理OpenAI,有时会临时指派一个负责人,但随后会再聘请其他人正式接替这一岗位。据了解,他还可能会在几乎不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将计算资源从一个团队调配到另一个团队。

其他董事会成员对Altman的管理方式已经有所顾虑。比如,Tasha McCauley等人经常会与OpenAI的高层进行交流,而不会事先告知Altman。

但在疫情期间,Altman告诉董事会,如果有成员要与员工接触,他需要得到通知。而这一要求也被部分董事会成员认为是,Altman在限制董事会的权力。

在Sutskever公开表达他的不满时,知情人士称,OpenAI的独立董事会成员也从公司高层执行人员那里听到了相似的顾虑。有人甚至因为不满Altman的领导方式而考虑离职。

据知情人士透露,Altman曾误导董事会,让其中一位成员误以为另一位成员希望将Helen Toner踢出去。

董事会对Altman利用其在硅谷的影响力感到不安,因此在决定解雇他时,他们决定保守这个秘密直到最后一刻——最后几分钟才通知了OpenAI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微软。

董事会在一份声明中指出Altman未能「始终如一地保持坦诚」,因此失去了他们的信任,但并未提供更多细节。

被开除后,Altman回到了他在旧金山俄罗斯山 (Russian Hill) 社区占地9,500平方英尺(约883平方米)、可以鸟瞰整个城市的豪宅。

不久后,作为重要盟友之一的Chesky,与Altman和主动退出公司并以此表达对Altman支持的Brockman,进行了一次视频通话。

Chesky询问了Altman被解雇的具体原因。Altman猜测,这可能与他和Toner之间的争执,或是Sutskever的不满有关。

在确认这并非涉及刑事问题后,Chesky给微软CEO Nadella打了电话。

与此同时,一小群在硅谷极具影响力的人物,包括Chesky和Conway,纷纷给Altman出谋划策,并通过电话尝试与董事会进行协商。

随后,董事会任命了来自OpenAI之外的Emmett Shear为临时CEO。

这一决定虽然让大部分员工都威胁说要辞职,但实际上,Shear正是Chesky的盟友和导师。

最终,Chesky和Shear携手合作,为Altman重返公司高层扫清了障碍。

Altman在线征集2024愿望清单

时间回到现在,正值圣诞节之际,Sam Altman还化身「圣诞老人」上线,让网友们列出他们对OpenAI下一年的愿望清单。

短短2分钟,各路网友纷纷许愿:AGI!

甚至连Altman本人也没有想到,大家对通用人工智能呼声如此之高。

不过,他表示,「很抱歉让大家失望了,我认为我们明年还无法达成这一目标……」

不久之后,Altman公布了网友们呼声最多的项目如下:

- 通用人工智能(AGI)(请耐心等待)

- GPT-5

- 更优质的语音模式

- 更多的请求

- 更强的GPTs

- 更严密的逻辑推理

- 控制AI的「涌现程度」和行为表现

- 视频功能

- 个性化定制

- 更好的网络浏览体验

- 「使用OpenAI账户登录」

- 开源代码

他本人表示,其实还有很多其他足够能让自己觉得兴奋的事情,但这次没有提到的内容。

就比如,2021年9月,他曾预测AI和能源的成本将大幅下降。

如今,Altman称自己对这一预测感觉良好,在过去27个月里,已经有了非常明显的进展和变化。

智能和能源的成本将走向接近于零的道路。
当然,我们不可能在这十年内全部实现这一目标,但到 2030 年,人工智能革命和可再生能源+核能显然会让我们实现这一目标。

参考资料:

https://twitter.com/sama/status/1738673279085457661

https://www.wsj.com/tech/ai/sam-altman-openai-protected-by-silicon-valley-friends-f3efcf68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sam-altman-watch-rare-half-million-dollars-20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