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卖身、CEO下台、高管出走,又一家AI独角兽出事

作者:文子

编辑:小迪

来源:新火种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曾经爆火的独角兽,如今被迫卖身。


估值40亿,Stability AI被曝卖身


距离OpenAI政变才刚刚过去不久,又一家AI明星独角兽Stability AI也出事了,而且处境比OpenAI更加严峻。

据多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明星AI创企Stability AI因财务状况压力巨大正在寻求出售,CEO埃马德·莫斯塔克也被公司重要投资者、美国对冲基金Coatue要求辞职。

好巧不巧的是,就在曝出收购消息的前三天,开源平台Hugging Face的CEO克莱姆·德朗格才在社交平台上预测,2024年会有一家“被大肆炒作的”AI公司破产,或以低得离谱的价格被收购。紧接着,Stability AI就有了“卖身”传闻,很难不让人怀疑是意有所指。

按照知情人士的说法,Stability AI最近已经就收购问题与多家公司进行了接触和初步磋商,其中潜在买家之一是竞争对手Cohere,还有独角兽Jasper,不过交易尚未敲定。

但Stability AI发言人表示,公司目前专注于推出领先的人工智能产品,而不是出售公司。所以Stability AI最终是否出售公司仍需观察,但财务状况紧张的事实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从Stability AI的收支数据上来看,公司每月在成本和工资上就要花费大概 800 万美元,但收入仅仅只有120万美元,远远抵不过成本。

而且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9个月时间里,Stability AI至少有15名高管或关键人物离开,其中大部分在职时间均不满一年,最短的甚至只有2个月。大量的人才流失,也让Stability AI雪上加霜。

Stability AI的主要投资者Coatue和LightSpeed也纷纷下场,Coatue于10月正式退出董事会,并直言莫斯塔克在任期内,导致公司多位高级管理人员离职,使得初创企业处于脆弱的财务状况。LightSpeed的高拉夫·古普塔也辞去董事会观察员的职务,原因是与管理层对公司发展方向存在意见分歧。

据了解,两家机构都曾在2022年10月以89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8亿元)领投Stability AI的种子轮融资,同期参投的还有O'Shaughnessy Ventures LLC,也让Stability AI以10亿美元的估值成功跻身独角兽行列。直到今年3月,Stability AI传出酝酿新一轮融资,估值或达近40亿美元。


7亿融资烧大半,CEO九大罪证曝光


如果要说谁让Stability AI走上了死路,CEO莫斯塔克绝对逃不开责任。

早在今年6月份,福布斯发布的一则长新闻就在网上发生了病毒式传播。30多位Stability AI的前员工和投资人现身说法,细数莫斯塔克的9大罪证,包括窃取Stable Diffusion成果融资10亿;隐瞒融资困难;夸大公司收入;拖欠员工工资;学历和工作经历造假等等。

那个让Stability AI成功融资1.01亿美元,估值10亿的Stable Diffusion,其实核心代码是由慕尼黑大学、海德堡大学和Runway共同完成。Stability AI只是作为“金主”,提供了计算资源,却把成果据为己有。甚至Stability AI还在筹款平台误导大众,直接称呼“Stability AI是Stable Diffusion背后的公司”、“它是我们的模型”。

在Stability AI工作过的前员工Eric Hallahan就曾表示,莫斯塔克擅长把别人的作品写上自己的名字,也坐实了莫斯塔克惯偷的行迹。

而自从成功融资1.01亿后,莫斯塔克就开始夸大宣扬,到处说Stability AI年收入已经超过1000万美元,甚至想要以大约40亿美元的估值再融资数亿美元。不过一直没有成功,据知情人士表示,公司的销售额也没有得到改善。

但是莫斯塔克并没有就此收敛,他表面上告诉投资人Stability AI正在组装世界上最大的10台超算之一,因为Stability AI跟亚马逊“具有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亚马逊把计算资源服务以8折卖给他。

实际上却是,任何跟亚马逊有长期租赁合作的客户都有这个待遇。Stability AI和亚马逊的关系也没有莫斯塔克所说的那么独特,甚至因为莫斯塔克拖欠数百万美元的账款,导致亚马逊差点要撤销Stability AI对部分GPU的访问权限。

可以说,莫斯塔克的不择手段让Stability AI遭到了反噬。


AIGC万亿级市场,重发展也需自救


今年以来,AIGC从创投到资本市场,从B端到C端,无不提及。

据全球知名咨询机构麦肯锡预测,AI将为全球经济带来高达25.6万亿美元的正面经济影响,其中来自生成式AI的贡献高达7.9万亿美元,大概相当于当前全球GDP总量的8%。

麦肯锡认为,在零售和消费品行业,生成式AI将改变游戏规则,为零售和消费品行业创造4000亿至6600亿美元的价值,价值潜力占行业总收入的1.2%~2.0%。而在银行业,生成式AI将带来2000亿至3400亿美元的价值,相当于行业年收入的2.8%~4.7%。

可见,对科技创企而言,AIGC势在必得。但在繁荣表象下,无论是11月的OpenAI政变,还是12月的Stability AI卖身,作为AIGC领域数一数二的独角兽,都在接连出现问题,足以警示目前的AIGC创企,重发展也需自救。

譬如今年7月,曾凭借套壳GPT-3,在18个月内从白手起家到估值15亿美元的Jasper AI突然宣布裁员,让不少人怀疑行业生变;同样宣布裁员的还有曾获得红杉资本、老虎环球投资,估值达到6亿美元的无代码AI营销平台Mutiny,而且是梅开二度;还有国内初代AIGC明星创企影谱科技被曝出拖欠工资、断缴社保,面临经营不善、运营停摆的窘境。

纽约风投机构Next Round Capital Partner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Ken Smythe就曾预计:85%的AI初创公司将在三年内倒闭,要么是因为被大公司吞并,要么是因为资金耗尽。

但不管怎么说,种种迹象均表明,目前的AIGC行业仍有诸多问题需要改善,AIGC创企亟需自救,才能避免走到无法挽回的境地。

一旦成功,在全球一再收获拥趸的AIGC领域也必将带着创企开始新一轮的大展拳脚,催生出更多机会,到时或许每一个都将是万亿级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