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小冰CEO李笛:中国 AI 大模型行业是否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原文来源:钛媒体

作者|林志佳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我们反‘内卷’、反‘开源’,盲目开源会把 AI 领域弄得很乱,很容易让(AI)行业‘劣币驱逐良币’,这不是一个良性的业态。过去一段时间我一直认为,2024年第一季度基本上(大模型)行业格局将尘埃落定了,100多个大模型会变得没有差异化。”小冰公司CEO李笛近日对钛媒体App表示。

过去的2023年,以ChatGPT为代表的 AI 大模型技术已成为科技界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数亿人直接与生成式 AI 工具进行交互。

然而,相对于大部分人热捧“大模型将引领新一轮工业革命”、“AI 重塑世界”等观点,李笛却是一位不折不扣地反共识、反对“卷”大模型与算力、提出另辟蹊径观点的 AI Beings(人工智能交互主体)创新者。

“我确实不是信仰‘大模型’那种人。”李笛告诉钛媒体App。

李笛曾表示,现在的 AI 技术创新正处于震荡期,部分大模型产品处在无法证伪的状态,行业适合的商业模式还未建立,商业化面临低价恶性竞争、降低成本却无法产生高利润价值等挑战,陷入了一种“怪圈”。而小冰公司团队也在积极寻找具有更有价值意义的新的商业模式。

今年1月4日,小冰公司宣布已获得“小冰大模型”国内备案,并正式发布Rinna大模型、小冰克隆人、小冰大模型数字员工等多款技术产品,以及已实现不同参数规模和用途的自研大模型产品落地和商业发展。同时,一些头部大V网红利用小冰克隆人提供数字内容,个人月收入超过10万元,年化收入达100万元,初步实现商业化验证。

近日,钛媒体App与李笛完成了一次接近90分钟的独家对话,详谈过去一年中国 AI 大模型行业的发展变化,小冰在海外的发展模式,未来 AI 技术发展趋势,以及 AI 和人类的关系等。

李笛表示,小冰公司始终希望创造能与人建立长期情感纽带的 AI 伙伴,持续探索与众不同的创新之路。今年公司将加大技术迭代和规模化商业验证,并为行业带来更多原创的AI Native产品。他强调,小冰这类有情感陪伴且有趣的 AI 应用,比有用的 AI 产品更具长期商业价值。


帮助大V年入100万,小冰团队反对大模型“内卷”


小冰公司前身是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的人工智能小冰团队,是微软全球最大的 AI 独立产品研发团队,于2013年12月在中国组建。2020年,微软宣布将小冰分拆为独立实体,并继续保持投资权益。

2020年11月,小冰公司完成Pre-A轮融资。11月24日,微软中国与小冰公司在北京宣布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强强联手,面向重点行业客户,联合推出一系列AI +云计算商业化解决方案。

2023年5月16日,小冰公司宣布启动“GPT克隆人计划”,首批征集300人。如今,小冰公司已研发出“小冰克隆人”、“小冰数字员工”等多款技术产品。

小冰形象照(来源:受访者提供)

回望分拆独立下三年多时间,李笛颇有感触。他对钛媒体App表示,AI 技术领域的创业并不好做,诱惑太多、做的太少,AI 领域绝不是“成王败寇”的游戏,而是需要一个长期、不断深耕与商业探索的过程。

“国内人们受应试教育影响太大,真正的忠告只有两类人能给:一是明确的‘成功者’,坦率的讲小冰不是;二是明确的‘失败者’,可以把自己的教训在临死前分享给大家,小冰也不是这种。”李笛表示,很多人并不适合去创立 AI 公司,其中一个原因是创业者受外部投资人影响会造成公司过于“资本化”。

因此,与其他公司采取的激进融资策略不同,小冰公司上一轮公开融资发生在2022年,规模达到了10亿元。而包括网易、纪源资本等机构都是其重要投资者。

“客观来讲,我们并不是‘傲娇’,而是我们不希望在 AI 泡沫风口中去‘追逐’,不想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这个上面。”李笛对钛媒体App表示,“投资人不是你的恋人,也不是你的合作伙伴。VC的投资行为是他对投入产出的一种评估,而且有着独立价值判断。”

李笛和他的小冰公司团队在当前环境中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态度:不迎合,不参与“内卷”,不在算力上竞争,反对大型模型“开源”,也反对“堆积”高昂的算力成本。

当然,这也并不代表小冰公司不去做“大模型”。李笛表示,早在2021年开始,小冰就研发了多款大模型技术,更早之前小冰也做出Chat这类聊天产品“小冰”,成功使成千上万名用户沟通交流。一直以来,小冰公司都在深耕“AI Beings”——AI 驱动的情感交互数字人这个领域,并研发小冰克隆人等产品。

李笛坦言,聊天机器人这类产品形态已经不是用户最感兴趣的了。“很遗憾它已经过去了,你现在对于任何聊天,其实或者说对话体验,其实大部分人没有那么强的感受了。为什么ChatGPT能火,因为它有用。”李笛称。

“2018年起,小冰的整个框架就在强调她的综合能力,问题不在于她如何去对话,而在于她有没有‘朋友圈’,能够交流并且反馈,这个才是决定AI Being未来发展因素。”李笛告诉钛媒体App,AI 需要进化为情感的表达,更容易建立一种用户‘连接’。AI 克隆人不仅要用,更要能够被人们产生心智上的“占有欲”。

目前,小冰团队研发的“小冰克隆人”,是创作者经身份认证后通过小冰框架技术克隆自己并发布,因此克隆人具备创作者本人的性格、记忆、知识、声音与容貌,可自由对话、生成照片与视频、结成群体生活。测试半年后,如今小冰克隆人已吸引80万名创作者,头部创作者有望突破百万收入,并且用户可以在淘宝中与克隆人直接交互。

除了克隆人计划,AI歌手方面,小冰与网易云合作AI音乐创作软件,洛天依等将入驻;数字员工方面,新产品数字互动名片上线,直播解决方案进一步拓展小语种,辅助跨境电商;小爱同学、OPPO等第三方平台中的小冰逐步切换至大模型;此外,小冰Rinna大模型已在日本斩获多个专业榜单榜首。

李笛坦言,无论是小冰克隆人,还是小冰大模型,均不会采取“开源”。

“开源会把 AI 领域很多东西弄得很乱,很容易‘劣币驱逐良币’。没有本人的授权很容易‘出问题’,比如,AI 孙燕姿,如果本人不授权,很多人的合法权益会受到损害。尽管 AI 开源协议比较‘模糊’,但我们不太打算‘模糊’下去。”李笛指出,“一旦进入到‘深水区’,你会发现模型是否开源影响并不大,但同时模型训练的算力成本持续高居不下,很难‘赚取利润’。”

李笛强调,小冰公司团队要做的 AI,不止要有用,更要有“温度”,让有情感的 AI 数字人来改变人类。他希望下一步,人和数字人能合在一起形成新的社交网络。“我认为(这样)她也能更持久的发展下去。”


大模型无法颠覆所有行业,今年一季度市场格局或将尘埃落定


“其实过去一段时间,有些渲染或夸大了一些(AI 大模型技术)事实。”李笛认为,AI 大模型不是一个赛道,也不是一个行业,大家都存在一些思维误区。

在他看来,AI 大模型只是一个“基础能力”,成本比较贵,但“稀缺性”却没那么强,并没有很高的技术门槛。

很多人都曾想象 AI 能颠覆所有行业,但最后都没能成为现实。比如,妙鸭相机并没有颠覆“海马体”,AI 大模型也没颠覆传统的工业体系。

“首先,2023年初大家都认为模型参数规模越大越好,其实不是这样的;其次,很多人认为通过庞大参数的模型,能力会不断‘涌现’,AGI(通用人工智能)很快到来,但这不符合科学规律,所以我们选择做‘混合模型’;第三,很多人认为算力会迅速下降,商业模式会随着算力下降而成立,但我们判断算力成本不会下降,未来很长时间算力成本会持续位于高位。”李笛表示,这些都是幻想与事实之间的差距。

所以李笛认为,AI 大模型颠覆不了所有传统行业,它只是一种辅助工具。

他指出,当前 AI 大模型赛道过于“内卷”,容易造成混乱,行业可能将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李笛预测,“大浪淘沙”过程之后,预计到2024年第一季度,AI 大模型行业格局或将尘埃落定。

对于2024年行业趋势,李笛总结了三点:一是算力成本不会下降,数据训练会持续进行;二是更多大模型企业将会退出市场,同时也难以出现大模型公司合并这一方案,“两个大模型合并没有意义”;三是AI Beings这种数字人模式也将迎来商业化落地,比如1月9日,小冰和钉钉宣布将共同探索在短视频、直播、视频会议、AI助理等领域的全面合作。

李笛坦言,小冰不会采取“压缩成本降价”方式直接卖大模型 API(应用程序接口),而是追求“一个封装出来的产品形态”。同时,小冰追求的是提供给客户的数字人产品要具备高附加值,能让客户感受到真正的“价值”。“我认为大家都应该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去‘卷’模型。”

李笛曾举例,目前在中国前十大汽车品牌中,有60%以上的汽车智能座舱里的对话系统都是由小冰提供的。同时,中国90%的金融文本生成也都是由小冰开发。他认为,小冰将持续成为国内 AI 竞赛中的头部玩家。

李笛强调,大模型只是公司众多技术迭代中的一部分,小冰不会做中国的ChatGPT。此外,小冰有完备的 AI 技术框架,在关键技术上坚持技术原创和独立。

谈及OpenAI最近的技术研究,李笛表示,“坦率讲,我相信OpenAI的Q*研究是存在的,很多人也在研究这个方向,但是他研究出来了吗?目前来看是‘不存在’的。”

李笛强调,我们所有人都希望生活在一个波澜壮阔、欣欣向荣的时代,但现实很残酷,AI 技术的商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生成式 AI 技术的广泛应用也需要更长时间去验证。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总有一种‘时不我待’的心态。大模型出现时,似乎每个人都认为这将使整个行业突飞猛进;专家们甚至警告说,如果现在不学习 AI,将来可能找不到工作;企业也担心落后于竞争对手,害怕如果如果不追逐就会‘落后’,输在起跑线上。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在我看来,现状就像玩扫雷游戏,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区域内尝试和判断,但无法确切判断下一个砖块是‘雷’还是‘安全格’。当一片新区域被揭开时,大家才会豁然开朗,有所领悟。这正是世界的本质——我们面临的未知总是超出我们已知的未来。”李笛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