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man地位又危了?!OpenAI董事会邀请竞争对手加入,还挖角谷歌Gemini高管

原文来源:新智元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OpenAI董事会的Adam D'Angelo被曝曾邀请竞争对手加入董事会,Altman的地位又危险了,而另一方面,谷歌似乎被OpenAI压得喘不过气

Altman的地位又危险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个月,OpenAI董事会的Adam D'Angelo致电Databricks的首席执行官Ali Ghodsi,询问Ghodsi是否考虑加入OpenAI董事会。

Adam D'Angelo

本来找知名公司高管加入董事会这种事并不罕见,但问题是Databricks在某种程度上算是OpenAI的竞争对手。

Ghodsi将Databricks定位为「OpenAI的对手公司」,业务为帮助其他公司开发人工智能应用。

Ali Ghodsi

Ghodsi和Databricks的一些高管,都曾公开或私下里向客户表示,从长远来看,出于性能和安全方面的考虑,企业最好开发自己的AI模型(或定制开源模型),而不是依赖OpenAI的闭源模型。

通常情况下,一家公司不会邀请竞争对手的代表加入自己的董事会,所以不管Ghodsi最终有没有加入,D'Angelo的这种做法本身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媒体纷纷猜测,这是否预示着OpenAI董事会可能会出现进⼀步的动荡。

但也有知情人士表示,D'Angelo的做法可能是出于非营利性的考虑——即优先限制人工智能对社会的危害,而不是先赚钱。

2019年,Altman在非营利机构的基础上,创办了营利性的OpenAI,这样,OpenAI就能筹到更多的资金,而非营利机构负责监督OpenAI的商业部门,保证其不会背离自己的使命。

但是,Altman在推动OpenAI业务发展的同时,还在公司外部有一些动作,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OpenAI董事会风波。

D'Angelo是这场风波过后董事会中唯一的留任者,所以在吸纳新成员进入董事会这件事上,他还是非常关键的。

除D'Angelo以外,其他人均已离开董事会

作为重返OpenAI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协议的一部分,Altman同意暂时不恢复自己在董事会的席位。

而D'Angelo和另外两名后加入董事会的成员(前财政部长Larry Summers和前Salesforce联席首席执行官Bret Taylor)都表示自己正在寻找合适的人填补董事会的席位。

OpenAI董事会目前已经与Scale AI公司首席执行官Alexandr Wang和前微软和GitHub高管Nat Friedman进行了接触。

不过,相比于准竞争对手Databricks的Ghodsi,这些人看起来都没啥问题。

D'Angelo作为美国最大的问答平台Quora的前首席执行官,本身就经营着Poe这样一个跟OpenAI有点竞争关系的应用。

而此前,在Altman被解雇到复职的这段时间里,D'Angelo还被曝出与OpenAI的宿敌Anthropic的首席执行官Dario Amodei进行过交谈,D'Angelo询问对方是否可能出任OpenAI的新CEO。

OpenAI正在成为商业世界中一股强大的力量。目前,它的月收入已超过1.3亿美元。知名投资者目前对OpenAI的估值为860亿美元。

Altman曾表示,除了已经筹集到的130多亿美元外,OpenAI还可能再筹集1000亿美元,用于发展更强大的、在任何任务上都能超越人类的超级人工智能。

不论是OpenAI的高速商业化发展,还是AGI突破可能带来的安全问题,都会使营利性机构与非营利性机构的使命产生冲突。


谷歌还在被OpenAI挖角


尽管OpenAI的内部看起来可能不太安定,但它的能力和发展速度是毋庸置疑的。

在谷歌正进行新一轮大规模裁员之时,OpenAI顺势开出数百万美元的天价薪酬来挖人。

这逼的谷歌不得不动用⼀个特殊的股票补偿池来留住这些顶尖的AI研究人员。

据知情人士透露,谷歌DeepMind的部分研究人员,获得了价值高达数百万美元的大量限制性股票。

部门的领导者启动了一项高级薪酬计划来与OpenAI抗衡,参与该计划的员工可以在一年内获得股票赠款,而其他员工获得的赠款的归属期为四年。

赠与金额从数十万到数百万美元,视个人情况而定。除了工资和奖金之外,员工还可以获得快速投资股票。

谷歌的人工智能研究部门约有2000名员工,如果OpenAI继续提高员工薪酬,那么谷歌在AI部门的支出可能会大幅增加。

第三季度,谷歌的未分配企业成本(其中绝大部分来自DeepMind)飙升了近40%,达到16亿美元。

与此同时,谷歌在过去一年里一直在控制招聘,而最近又裁员1000多人来控制成本——省下来的钱估计都烧给AI了。

谷歌顶尖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一直在努力开发Gemini,希望能用它来抗衡OpenAI的GPT-4。

知情人士表示,获得特殊补偿的DeepMind员工多数都在Gemini工作。

——但是,自10月份以来,OpenAI已从Gemini的几十个领导者中挖走了至少两人:

Jiahui Yu,负责多模态模型的开发;Amelia Glaese,Gemini的人类数据主管,负责监督谷歌如何利用人们的反馈来改进模型。

Jiahui Yu

根据LinkedIn上的资料以及知情人士透露,自11月以来,Gemini的其他贡献者,包括Jonathan Uesato、Maja Trębacz、Keren Gu-Lemberg和Tao Wang,也都已离职前往OpenAI。

而Gemini的另一位高级领导Emily Pitler,也已于11月离职,前往思科担任AI研究总监。她共同领导了 "工具使用 "方面的工作,对于谷歌的聊天工具(如Bard)与谷歌其他应用的整合至关重要。

去年年底,在OpenAI准备完成员工持股出售时,公司估值超过850亿美元,招聘人员借机”引诱“谷歌员工赶紧加入,等到公司的估值上涨后,这些提前加入的员工所获得的待遇可能价值1000万美元。

不过相比之下,谷歌的优势在于其股票可以在公开市场上出售,而OpenAI的股票则不能,所以谷歌也不能硬着头皮去匹配OpenAI的报价。

历史上,OpenAI有过多次从谷歌的人工智能实验室成功挖走顶尖员工的战绩,就连ChatGPT的成功,也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谷歌大脑(Google Brain)推出前不久被挖到OpenAI的一批员工。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information.com/articles/openai-boards-search-for-new-directors-includes-a-rival?rc=epv9gi